Mia教練與孫爸爸的故事

種子一

#多重用藥多重用醫習慣成自然?
孫爸爸覺得自己可以照顧自己不用麻煩到我的故事。
正在動腦筋⋯
想怎麼繼續說服我老爸,做槓鈴處方。
孫爸爸小介紹:

家庭成員:

大女兒是我,媽媽爸爸差一歲的妹妹,差7歲的弟弟

我記憶中進醫院的歷程:
▪️小孩子不懂別問之左腳截肢至膝下,右腳兩腳趾截肢。

從小到大我聽到超多版本,什麼烏腳病、車禍、糖尿病遺傳,但我爸又沒有糖尿病,是阿嬤有,一直撲朔迷離到現在還是不清不楚。


▪️辦活動辦一半被學校call下山之心臟支架。
大女兒山上武術研習營正在辦草藥研習時差點往生之安裝心支架,被學校緊急call下山,一下山還要被親友們指責,父母在不遠行,媽媽一臉驚慌失措地看著我問怎麼辦?我還能怎麼辦,就拿著臉盆在急診室幫爸爸接大便啊,醫生說不能離開那個床,不然怎麼辦。(後來媽媽就回去顧工廠、顧妹妹跟弟弟了)

有一天排手術了
突然被叫進去,手上多了一個簽名表,要一個滿16歲未滿18歲啥是支架都沒聽過的學生,現場選擇要何種支架因為幾分鐘後要手術的簽同意書,18萬14萬塗藥還有一個健保給付未塗藥,我媽顧工廠不在,阿就我一個人在現場隔著玻璃看我爸躺在手術台上,我真的忘記我選哪一支了。

▪️報喜不報憂之胃幽門與小腸連接處截除粘接。
沒記憶,甚至忘記是心支架前還後的手術了,只記得爸爸一直只說胃不舒服,然後直到我媽說我爸吐大便,= =好的這個我再沒有醫療常識,都會知道媽媽表達的是很嚴重的感覺,要是吐大便,我爸應該早死了啦。
原來是消化系統堵住,下不去只能吐。
這次有經驗了,我都還不知道發生啥事(爸媽習慣性不說就是不說,死磕問到底也都會說,沒事他們自己處理就好),然後送進醫院,連進醫院手術出院的日子都不告訴我,說要切除部分的胃與小腸連接處然後用藥用三秒膠黏起來,這次好像要表現什麼一樣,都不用我參與?還好有弟弟妹妹陪著。

▪️過年急診誤診緊急轉院緊急手術之我爸沒膽了。
大年夜到除夕都在醫院裡度過,阿伯姑姑們打電話來跟爸爸拜年,順便關心身體,頭一次看到爸爸在床上拿著電話哭到不行,我負責顧電話忙著被遠端親戚交代很多過年該說的話,本來可能要感性跟著一起哭,但心裡頭另外的想法開始出現⋯為什麼我爸一直進出醫院,器官一直出問題⋯埋下了造就我今日發展的種子(這是另一門故事,續⋯)

第一次看到阿爸躺在床上,任人宰割的樣子與神情,插與拔導尿管,我無法想像燈光明亮沒有掩蓋物又會很不舒服 年輕的醫師或護理師,還有家人,看著人體做這些侵入性治療,好啦好像只有我在場(咦?我媽我妹我弟呢?沒記憶了)

這時,我畢業了嗎?好像還沒~
登愣,對,所以還是我在醫院顧著爸爸沒得選,阿妹妹呢?我沒記憶。

要顧啥?
查看點滴有沒有回血,買三餐,顧吃藥,顧生命跡象,幫忙遞尿壺,倒尿,之後插尿管後顧看尿袋,隨時醫院或爸爸有需要的差遣,爸爸想要下床出去抽菸那個忍耐的樣子,我有偷笑。

(加上以前我阿嬤住院時也是我在顧,所以對長庚的迷宮地下街與醫院路線不迷路且熟悉還能背得出來,就是在這些時間培養起來的,包括隔壁打開喉嚨抽吸痰,看到急診車禍開放性骨折,幫護理師拿東西因為隔壁有時候沒家屬顧,消毒習慣,或外籍照顧者常常不見,跟不怕捐血應該都是這些時候習慣的)

好啦,膽沒了。
那時期遇到親戚後來拜晚年時,我爸都會開一個他沒膽的玩笑。

▪️截肢左腳的義肢磨破皮,妹妹弟弟長大了,但卻不跟我商量事情了,想要證明他們可以照顧家人?

欸欸,主題還是我爸爸喔,只是 這部分故事有點長,我寫的有點餓了,先吃飯再說。

為了想要知道更多運動科學有關的事,我們做了許多以前都沒有做到的事情⋯⋯

待續

圖:我家卑蘭一直在埋我的咖啡⋯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.com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